Equation

生命在消耗,活着最重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悄咪咪问一下,或许有xjm想要两位的音频?

只有up新力量谈话那一期

主要是我最近听歌睡觉总觉得最小音量还是很吵,然后又很喜欢两人在认真谈话时的声音,温温柔柔的,很令人安心,就自己做了个音频

晚安,啵

百度云的链接直接放好像打不开,所以放在微博里,在线听可能有点卡,可以下载一下

https://m.weibo.cn/6690883212/4292612708312198

不能用的话说一声!!!

【初雪】

ps:考古使我快乐,yeah!

今天我请大家嗑洋岳
不要钱随便磕
不甜我给我头揪喽
没什么可说的
没有文案
嗑!!!

激情产物,可配音乐食用
没人看就删
祝食用愉快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李振洋是被窗外的雨声吵醒的。

  这时间正是夏末,仿佛是为了告别,这场雨下得格外放肆。豆大的雨滴一下下敲打着玻璃窗,在触碰的瞬间炸裂然后留下一道细长的水迹。

 

  李振洋看了眼窗,用枕头蒙住头,企图隔绝这嘈杂的雨声继续入眠。然而事实证明,固体传声效果要比气体好很多。最终他还是皱着一张脸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

  窗外的雨没有因为吵醒人而愧疚停歇,依然不停的下着。李振洋随便套一件白t坐在窗前看雨,他其实还是很喜欢雨天的,但他不喜欢分离。

 

  他记得岳明辉走的那天,也是这个季节,也是这样的天气。

 

  他在看到短信之后就急匆匆的跑回家,丢下工作和经纪人的嘶吼,心想老子对象都要走了还拍个屁的杂志。然而无论他回来的速度有多快,无论他丢下的工作有多重要,都改变不了岳明辉要走的事实。

  他回家时岳明辉已经收拾好了东西,拖着行李箱正在换鞋,看到他有点惊讶,眼神向下又看到他被雨淋湿的衣服,软塌塌地贴在身上。于是岳明辉放下鞋子,去卫生间拿了条毛巾。他把毛巾递给李振洋,却绝口不提要走的事。

   “洋洋,你怎么忽然回来了?下这么大雨,赶紧擦擦一会洗个澡,别冻感冒了,你明天不是还有工作嘛。”

   “岳明辉,你怎么这么狠呐,要走你也当面给我说啊,发个短信是什么意思,你就这么不想见我?还有走的事,你给我说清楚喽,怎么忽然就公司调动了?你什么意思啊,你个岳明辉……”

 

  眼见这人又开始长篇大论,岳明辉及时打断道:“哎,不是,不是洋洋,这不是下雨嘛,你看还下这么大,回来多麻烦啊,你还有工作,就不麻烦你了,我觉着咱俩最近情绪都不太好,正好公司最近在南京开了分公司,你知道我一直都想去南京嘛,我们就先分开一段时间吧,都静静。”

 

  李振洋不说话了,只是盯着岳明辉,两个人都静了下来,四周逐渐安静,最后只剩下嘀嗒的雨声。

 

  其实在看到短信的那一刻,李振洋心里很慌,但也算是意料之中。两个人最近吵的架也确实是越来越多,哪怕一丁点的小事,都能吵起来,或许真的是因为情绪不好,又或许是日积月累的不满终于掩盖不住爆发,但李振洋从没想过分开。他们是互相理解的,也是懂得对方的,可是时间的考验终究太艰难。

 

  他太清楚岳明辉是个怎样的人,清楚的知道他每句话每个决定下藏着的曲折寓意。那是属于成年人的说话方式加上岳明辉的性格习惯。他向来是温和的,从小到大遵循着长辈的意愿,走着最稳妥的道路,可他到底不是个安稳乖巧的人,他的懂事和随和下隐藏的是任性与强硬。但他不喜欢把这一部分随意露给别人,他也不允许自己露给别人。因此他又总喜欢维持表面的和平漂亮,哪怕是分手,也不想那么剑拔弩张。

  所以他知道所谓的“静静”与分手无异,公司调动也许是真的,也许是假的,可是已经无所谓了。岳明辉是喜欢表面,可他做的选择,决定了别人再怎么说也没有用。

 

  李振洋忽然感觉全身都失去了力气,湿透的衣服沾染了雨水的凉气,顺着皮肤直渗进骨缝,寒意遍布全身。他捂住了眼睛,不看岳明辉一眼,只是说:“我一会就洗澡,你走吧,照顾好自己。”岳明辉怔了一下,点了点头,低头开始穿鞋,李振洋听见行李箱拖地的声音,然后是门开,门关,直到四周只剩雨声,他才把手放了下来,看着无人的房间发呆。

 

  这一静就是两年,李振洋没有删掉岳明辉的联系方式,但也没有再联系过,之前的一切仿佛一场梦,然而梦醒之后他却要用很长的时间让自己清醒,可那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

  他还是总回忆着梦中的情景,想会不会回到家就会看到岳明辉窝在沙发上裹着张粉色毯子,抱着笔记本电脑迷迷糊糊地冲他笑。他还是很喜欢打赌,可是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那种感觉。

 

  他记得起初岳明辉还会傻傻地陪他打赌,后来聪明了,会拒绝了,可还是耐不住自己软磨硬泡。他记得岳明辉天生一副好嗓子,可他偏不好好说话,总爱拖着个声音,一口京腔,说得黏黏糊糊好似撒娇。他记得他喜欢吃芒果,有段时间吃多了上火,自己严禁他再吃芒果,千防万防,可这人总是会摸着他不注意的时间,悄咪咪去厨房偷吃芒果,被发现了还威胁自己。

 

  他记得太多关于岳明辉的事,可是现在岳明辉不在这里了,好像一切记忆都想是被硬塞进了脑袋,不然怎么连主人公都找不到了。于是霎那间,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雨天,透心的寒冷带着些许疼痛。他想如果没有岳明辉,那是不是就不会难受了。可是想想又觉得更难受,他还是更喜欢岳明辉。所以当经纪人问他南京的那场秀要不要去的时候,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。

 

  李振洋是第一次来南京,他虽然之前也在国内自驾游过,可就是没想过来南京。他心想说不定能早几年遇见岳明辉,想想又觉得不好,早几年的话,他就不是他了,岳明辉也不是那个岳明辉了。

 

  走完秀,李振洋问经纪人请假,说是没来过南京,要体会一下南京的风土人情,感受一下南京的文化气息,丰富自己的见闻,提升自己的气质。经纪人受不了他的胡言乱语,只说给他半天时间,明早就走。半天也行啊,总比没有好。李振洋撇撇嘴,换了身衣服就开溜。

 

  可他对于这座城市是陌生的,也没有事先做什么功课,只是一时冲动想来南京。于是出了酒店门,李振洋就不知道脚往哪边迈了。他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大多来自岳明辉,哪里有家小吃店,哪里的饮料最好喝,哪里的风景最好看,都不过是几句话的概括,实地考察起来,难度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

  李振洋想来想去,还是决定去岳明辉上学的地方看看,看看他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是什么样,看看他留下青春热血的地方是什么样。他虽然了解岳明辉,但是对他的成长经历仍带着好奇,好奇他是如何成为他初见他时的模样,成为他喜欢的模样。

 

  然而到了之后,南京原本明媚的天渐渐暗了起来,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。李振洋想,得赶快找个地,他可不想被雨淋湿,衣服塌在身上,头发也乱七八糟的,那太丢人了,今天还没带口罩。

 

  他一路瞎想着,但没想过会遇见岳明辉。那时他刚走到篮球场,随便扫一眼就看见岳明辉穿着球衣正蹦起在半空中,准备投篮。球进了,那人一声喝彩,挥舞着花臂,跳来跳去,头上的小揪揪也一摇一摆。

 

  他不知道要不要去打个招呼,打完招呼又要怎样说,他不想只是成年人的寒暄,那太官方了,不是他想要的。在他想好要怎么说之前,岳明辉已经看到他了。他很明显的愣了一下,随后把球抛给旁边的人,就朝他跑过来。

 

  李振洋看着岳明辉向他跑来,这是他想过很多次的画面,恋人奔跑着,再次回到他身边,像从前一样黏糊糊地冲他笑,小虎牙露出的恰到好处。他没想过真的会实现。

 

  岳明辉跑过来,喊着:“洋洋你怎么在这?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

  下一秒有雨落了下来,带着初秋的凉意,却是细密而温柔的。是啊,好久不见。

最近无心嗑cp,只想一心搞数据
但还是要喊“yyszd”
原谅我死活截不到击掌

【洋岳】没名字

—一时的激情产物,很短
—文笔不好,见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没跟他在一起,不算是谈恋爱,就是有点相似,有点互补,梦想相同,干脆一块搭伙过日子,生活这么苦,有人一起总比自己熬好点 。

房子不是很大,但是俩人住还是绰绰有余。他非要养点什么,拦不住,养了也不管,整天还要我给他收拾。那人就跟磨似的,我推推,他才想着转,转不了就搁那撒娇,二十多岁的人,天天还是个小孩样儿。说起来他还比我大两岁,也不知道到底谁是哥哥。

前几年比较难熬,穷到连剪头发的钱都没,他头发还长,乱七八糟像顶了个鸡窝,也不知道打理。他还得顾着父母,钱花得比我快,于是吃饭清汤寡水,一个月瘦了一二十斤。

我跟他说,我说哥哥,咱俩是搭伙过日子的,咱俩钱还分啥,你没钱不知道跟我说呀,整天自己憋着?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弟弟,啊?

我领着他去楼下小餐馆吃了碗面,然后拎着罐啤酒坐天台上抽烟。那段时间干的最多的事大概就是抽烟,三五块钱一盒,纯粹用来麻痹人的神经,不去想明天该怎么过,房租怎么办,家里人问又要怎么说。抽完一根回屋睡觉,毕竟日子还得过。

也吵过架,住一块多多少少有点摩擦,想法不同的时候也有。都刚毕业,都年轻气盛,打起来锅碗瓢盆撒一地,狠不得给房子拆了也要分出个对错。我心说我也不是个暴脾气的人,偏偏每次都被他气得失去理智。但有磨就有合,架偶尔吵吵就得了,多数时间他总会退一步,不甚娴熟的哄着我,一声一声地喊我,喊洋洋,洋洋。他一喊我就想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笑着笑着气就没了。

就这么一天天过,两年不长也不短。生活在变好,我们终于不在低调,不用再为了钱愁得掉头发,不用连打了折的衣服都买不起,不用俩人喝一瓶饮料。但他还是习惯把我的衣柜占为己有,习惯随手拿起桌上我喝了一半的雪碧。

我把房间门上的禁止吸烟撕掉,抱起那个遮住了两张单人床缝隙的“三八线”抱枕。他在门口拉着行李箱嘴不停地催着我。他想快点去看新家。

我揪着他的小揪揪揽着他往外走,我说,不是你墨迹的时候啦,啊,岳明辉?我说,走,去新家,我得搞个木子洋书房。他一边挣扎着解救小揪揪一边跟我回嘴,说你想得美。

我常说人要憧憬未来,活在当下。我觉得当下挺好,未来可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,两人之间很多东西是可以感觉到的,想了很多,但是写不出来,也是我文笔还不够的原因。细水长流但也不失浪漫温柔,希望两位越来越好。
啵~❤️